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途河边的彼岸花

曼珠沙华,开一千年,落一千年,花叶永不相见,情不为因果,缘注定生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再 别 康 桥[四川方言版]  

2009-08-17 00:50:54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再 别 康 桥 
       [四川方言版] 

   悄悄咪咪儿地,我走瓜了! 
   就象我悄悄咪咪儿地来! 
   我轻轻儿地甩哈手杆, 
   啥子东西都不想带走! 
   那河凼(dang音荡)凼边的柳树, 
   是落坡太阳中的新姑娘儿! 
   波浪里头的影影儿, 
   在我的心窝子里头打旋旋儿! 
   稀泥巴上头的青苔, 
   滑不溜鳅的在水头打冷摆子。 
   在康桥的波浪里头 
   我巴不得是那一坨乱草草! 
   那榆树脚下的一个水凼凼, 
   不是泉水,是天上的彩虹, 
   在水藻间遭揉得稀啪烂, 
   彩虹一样的梦沉到脚脚底下去瓜了! 
   做梦? 
   拿一跟蛮是长的竹竿竿, 
   顺到那巴矛笼笼乱夺, 
   装满一木船星星儿的月光, 
       在明晃晃的坝坝头莽起吼 
    但是我不能莽起吼 
   悄悄咪咪儿的是我窝尿的声音, 
   推屎耙(儿)也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, 
   不开腔是今晚半夜的康桥。   
      悄悄咪咪儿地,我又走瓜了! 
   就象我悄悄咪咪儿地来! 
   我把袖子挽得邦紧, 
   啥子东西都不想带走...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